光环背后的黑暗

河南在线    2017-07-17 12:53:31

  尊敬的各位领导、网民朋友们你们好!
  我们是吉林省汪清县春阳镇阳光村村民,今天想通过网络反映一下我们春阳镇乃至汪清县、延边州的恶势力头目,丁四爷“丁怀臣”的“为人民服务的”先进事迹,望广大网民和有关部门的领导给予关注。这光环跟领导有关,说到这大家肯定想领导和黑恶势力怎么能联系到一起?别着急!真能联系到一块儿去,我们汪清县公安局春阳派出所曾受到过爱民派出所荣誉称号,所长还受到过领导接见,这么高的荣誉下面辖区内存在侵害百姓的肮脏恶心的黑恶势力,大家都不敢相信吧?但这是事实。下面我把黑恶势力“丁怀臣”的怎样盗抢国家资源和群众利益的光荣事迹一一讲述给大家。
  1,汪清县流传着挖煤的民间故事,说的就是丁怀臣非法开采露天煤矿的事,没有任何审批手续条件下开采露天煤矿一个冬天就能开采几千万元的煤,连续开采了10多年,破坏的是国有林地上百公顷,有一年有人把这事举报到省里,是县里出面做工作由县里来处理此事,结果汪清县森保科和县国土局下来罚款16万元就结案了,因为给丁怀臣干活的工人几乎都是我们村的村民,对内幕知道的一清二楚。我们农民开林地一公顷以上就受到刑事处罚,但丁怀臣破坏上百公顷罚点款就拉到了,中国的法律不是人人平等呗?盗窃几个亿的矿产资源也罚款就结束了,林业局局长、林场场长、国土局局长、土地所所长都是干什么吃的都不属于渎职吗?这样的处理结果能服众吗?我们老百姓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2,在2013年丁怀臣在大兴林场冬季采伐结束之后,伙同丁贵财场长,雇用我村村民魏春苗、邢宝东等人盗伐国家保护树种红松,用自己大翻斗车运到自己的木材加工厂,大约两车装载20立方米木材,连续运了好几天,数量惊人!
  当时魏为自己的老人准备棺材板,也要了一根红松大约两立方米左右。2014年,丁怀臣自己的落叶松林子丢了几十根木材,怀疑魏春苗盗伐,丁某就去林业派出所让林派的民警们来阳光村炒了魏春苗的家,没有发现落叶松杆子,但是翻出来红松板材,于是魏春苗被罚款3500元,第二次又来罚款2500元,第三次又遭到重罚2500元,后来汪清县公安分局森保科来抓魏春苗,又罚了款,四次共计罚款近万元。而丁怀臣盗窃国家红松大约1000立方米,该罚多少钱?而且林业派出所是丁怀臣家开的,他让派出所罚款就得罚,同一个事多次罚款,哪有公理?。
  3,2003年丁怀臣承包春阳至石头村乡村道筑路工程,路经石城村段,由于挖取沙子,坑深蓄水,没有及时回填,造成6岁儿童不慎掉进水坑溺死,丁老板只付给死者家属一万八仟元完事,死者的父亲董立秀感到冤枉,一个人的性命不如一条牛值钱。董立秀向汪清法院起诉,不可理喻的是结果败诉,而董立秀含冤至今,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无钱求“神”“神”不灵。当时他还是有几个亿资产的大老板,连人命钱都不掏,这哪是人啊?我们看过丁怀臣等县里领导们一起打麻将,一把输赢都好几万,老百姓的命都不如他们打麻将一把输赢钱,老百姓恨之入骨,这就是残酷而黑暗的现实啊!
  4,2004年,丁怀臣承包石头村养殖场工程,傍晚时间墙壁倒塌,当场砸死一个(贾夫巨山东平邑人),其他几人伤势严重,送进医院治疗,其中邱文田(幸福村)伤比较严重,顾了一个打工人员护理,当时丁怀臣讲,付给护理工资钱,邱文田出院后在家养伤6个月,丁怀臣只给报销了住院医疗费,其他在家养伤以及雇工(住院护理费)分文没补,这个丁老板没有半点良心,言而无信,邱文田忍气吞声,一个健壮青年造成半个残疾人,重体力劳动干不了,现在家生活非常困难。
  关于死者贾夫巨的家属,丁怀臣只给了三万元,其家属贾福金不满意,又向丁老板讨要,而丁老板拒绝,多了一点不给,还说:“你爱上那告上那告”,贾福金无奈,这个人命案就此拉倒。丁怀臣后台硬,上诉也枉然。
  5,2016年7至8月份,丁怀臣手下人佟德成(嫡系)等一伙人饭店喝酒,酒后开着摩托车,撞死了春阳信用社赵文全的妻子,而丁怀臣的嫡系佟德成只判刑一年半。究竟为什么?假如赵文全开车撞死,丁怀臣的妻子,那又该如何处理呢?丁怀臣能如此善罢干休吗?汪清县法院负责人对死者的丈夫赵文全说:“你如果不服,可以向州人民法院起诉。”赵文全心里明白,也就没敢向上级法院起诉,忍着罢了。像赵文全似的有冤不敢说的老百姓数不胜数。
  6,我们村的村民金泰洙(朝鲜族)30年前栽的落叶松有2多公顷全让丁怀臣给盗伐了,金泰洙后期知道丁怀臣所干的就跟他要木材款,丁怀臣明承认自己所为也不给退木材款,金泰洙到林业派出所举报也没人管,体弱多病的他进城找了很多部门都没人管,于2015年留下90多岁的老母亲,没钱医治最终死在了家里。当时丁怀臣还是汪清县人大代表,在县里有功臣的私营企业家,多么肮脏恶心的人,捐款也该捐款了,偷了人家的东西还不给还,这不是抢劫吗?汪清县的法制就这么公平。
  7,丁怀臣的外甥周卫东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刽子手,丁怀臣的主要打手,在2006年终,村会计收了村机动地承包款3万元,被周卫东私自拿去,村会计马上汇报镇上,事隔3个月,也没处理, 2007年3月末选举村干部时,周卫东落选新上任书记杨忠宝,村长王吉顺,会计俞仁洙三人向汪清县人民法院起诉了周卫东,8月份法院开庭,周卫东败诉,并责令退还给阳光村3.6万元(包括聘请律师起诉费)。当庭周卫东动手打了俞会计,周卫东被拘留15天,特别是在选举的第二天,周卫东领来一帮人,打了村主任王吉顺,村民李爱财,王吉林,在村办公室又打了俞仁洙,当时村主任王吉顺报了案,当天派出所民警下来把被打的4人带到派出所做笔录材料,直到半夜才放回家。
  当时派出所长李本山,指导员朴哲(朝族)俞仁洙对朴哲说:“为什么打人的不抓,被打的人抓来呢?有你们这样的警察吗?”
  周卫东黑社会人,专横跋扈私藏步枪,后果不勘设想。可是打人的周卫东等人没受法律责任,反倒被打的人抓来逼供,为什么?鼠猫和谐酿灾难,社会不宁百姓苦,他们怕的是丁怀臣,汪清县有名的“丁四爷”,他猖狂的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后来李本山当了公安副局长,朴哲升了科长。
  8丁怀臣每年春节前后都召集春阳镇内最有钱的集中来我村赌钱,后来派出所民警到赌场围剿,只要看丁怀臣开的高级轿车就掉头走了,为什么?
  又一次民警抓了周卫东等5-6个人送进了拘留所,后来丁怀臣马上到公安局要回周卫东等人,拘留所立即释放(为什么?)。
  2013年丁怀臣在阳光村董连友的旧房子拆后新建砖房,办赌场收费,有的人几天就输了七至八万元,输钱多的十来个人,计算有50-60万元,而丁怀臣一个冬天就挣了40万元,两个冬天挣了70-80万元。
  幸福村赵录山,在丁怀臣办的赌场里,两年冬天输钱将近上百万元钱,2014年春节后为了还堵债,在丁怀臣的支持下盗窃国有林木材上百立方米运到丁怀臣木材加工厂,赵录山被抓捕判刑7年,赵录山所顾工人员全部没收采伐工具,每人罚款叁仟元拘留7天。丁怀臣提供私藏木材基地销脏,为什么丁怀臣分文不罚???
  9,我们阳光村村村通水泥路工程和国家扶贫项目村里安装路灯项目下来后,丁怀臣的打手周卫东召集村民代表说“丁怀臣用自己的钱给我村修水泥路和安装路灯,我们把我村剩下的80公顷林地给丁怀臣吧,有没有不同意的?”村民代表没有一个人举手同意的,散会之后丁怀臣给每个代表打电话威胁不同意的后果自负,之后周卫东拿着会议记录本一家一家转让代表签字,被逼无奈代表们只好签了字,把村里仅有的集体林拱手给了丁怀臣,这不是纯属诈骗吗?还带有抢劫性质。即拿工程活挣着钱还骗取老百姓仅有的林地财产。还有几百公顷的集体林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丁怀臣的名和周卫东的名下,汪清县林业局和春阳镇林业站有严重的责任问题,国家有什么重大扶贫项目都是丁怀臣和周卫东的,跟村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10, 丁怀臣霸占村集体落叶松林,非法收入几百万,1982年至1985年,阳光村号召全体村民栽树(落叶松)当时决定20年后采伐,收入归栽树人所有,林地仍然归集体(村)所有。在1986年由村长金泰洙,书记王志德,镇长崔春范以及林业站长等五人决定。树苗由林业站提供(包括三年内除草工资),20年后土地面积仍然属于阳光村,如今二十年过去了,崔春范镇长调到汪清,阳光村书记王志德病死,林业站长黄景亮也已病死,第二任站长也死去,到了第三任林业站长李昌启,所栽落叶松林已成材,百分之三十归林业站,百分之七十归丁怀臣了。当初栽树时丁怀臣只是一个领工头,林业站付给栽树人员的钱是现在林业站帐上都有,1983年杨东、孙安太等栽的树也都被丁怀臣和林业站分贪了。重在调查(1985年至1989年林业站现金支出帐证据谁领取的?)。
  1985年个体户栽树处理后,林地区面积怎么都归丁怀臣所有呢?到了2009年采伐后的这些集体自留山场,由丁怀臣和第四任站长王金柱承包给种人参户,挣了几百万元现金。后来有人把这个事情告到省里,他们下来罚了7万多元钱,50余公顷的人参地国家正常批准手续费每公顷伍仟元,计算应是25万元,为什么只罚了7万元呢?为什么公开保护丁怀臣,并且支持丁怀臣霸占村里集体资产?丁怀臣有什么权力占用集体财产?卖落叶松的钱几十万,应该归谁所有?另外承包给种植人参户40公顷,大约70多万元应该交村里集体所有,他有什么权力私吞?人参地绿化树40公顷的面积也应当归集体所有,丁怀臣他有什么权力占为自己所有?一个共产党员,走的是什么道路?
  11,我们村另外自留山的边缘(人参地下边)小黄泥河直达牛心山的草甸子,早在二十多年前,村民为了摆脱贫困,开荒种地,镐头刨,牛犁翻,开垦了草甸子,成为沃土良田(种了水旱田)20多户人家,其中:幸福村宫业友、刘明荣、刘树军......等,阳光村仲伟海、仲伟新、杨德强、梁福勇等。不但摆脱了贫困,而且为国家多售粮,感谢党的好政策。但是丁怀臣自己办了林权执照,永久性归自己所有。在2012,丁怀臣逼着这几十户开垦的粮田里栽树(其中还有大黄泥河西边坡上7-8公顷),后来林业站每家每亩补给30元钱,可想而知令人心寒!
  几十公顷粮田三、四年造成,不可估量的经济损失,抢老百姓的良田不就跟老百姓要命一样吗?。老党员赵学孟气愤地说道“什么世道!兴他丁怀臣满山放火不许百姓夜晚点灯”,这种局面无法改变,以酒解千愁,久而久之抑郁成疾(病逝)。
  12,我们在2015年举报过丁怀臣的外甥周卫东私藏枪支公开打猎事,到现在没消息,2016年冬天周卫东照样拿着枪猎杀国家珍惜野生动物,因为周卫东公开拿着枪领着我村村民打猎,周卫东有枪的事全村村民都知道的事。
  13,宋爱国任春阳镇党委书记,期间建筑了春阳镇政府综合大楼包工头是丁怀臣。在2000年春天宋爱国召集全镇各村书记、村长动员,卖村集体自留山,每公顷80元价格,卖给村民,我们阳光村卖给村民390公顷,计3.1万元,全镇卖掉自留山几千公顷,这些钱全部交给镇林业站,过去了三年之后,各村领导干部问这笔款的去向,李昌启(林业站长)说:“此款全部交给宋书记那里了”,在宋爱国调到汪清去的时候,突然春阳镇政府综合大楼变成了丁怀臣个人的财产?
  14,春阳镇2014年国家投资为老百姓平整土地,也是丁怀臣负责平整工程,结果土地是平整完后都归丁怀臣和周卫东的了跟老百姓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春阳镇的老百姓都说“老婆和孩子是自己的其它的都是丁怀臣和周卫东的”说的是事实啊!镇里、县里干部都是为丁怀臣服务的。
  15,丁怀臣近二十年当中,每年杀几十头牛在国庆节和春节送礼,2016年2月6日,丁怀臣杀了4头牛1700多斤牛肉,全部运到汪清县送礼,每家按20斤肉,该送礼多少家?年年如此,丁怀臣的外甥周卫东20多年非法持枪打猎,野猪和狍子大部分送礼,最实惠最重要的是送现金。丁怀臣自己就说:“现在送礼小官几十万元可以,大官没有上百万元不等,一年没有几百万根本不行。”由此可见,丁怀臣的“糖衣炮弹”威力之大!
  17,丁怀臣每年能干上千万的工程活,现在的基层有个潜规则,上面没有人再多的钱也弄不到工程,但丁怀臣每年能拿到活这说明县委县政府有他利益关系的死党,而且他干的活几乎都是豆腐渣工程但验收没问题,这事也是他的手下反应的。
  18,2015年至2016年间丁怀臣的儿子丁学辉在北朝鲜和澳门等赌场输掉好几个亿的赌资,这事轰动整个汪清县乃至延边州,眼红了的丁怀臣为了还儿子欠下的赌债威胁曾经受贿的领导拿钱或者要工程干。
  就说这些吧!其实还有很多… 但这些足以说明问题,我们举报丁怀臣像是跟整个社会作对似的,举报那那不管,把我们老百姓像踢球似的从这个部门踢到那个部门从那个部门又踢到另一个部门,这就是现状,黑暗啊!天下乌鸦都一样黑啊!丁怀臣这股势力养了20来年,县纪委、公安局、检察院组成联合调查组结果下来的还是那些人,其中有一位叫彭强的人负者调查,彭强的人也是原汪清县公安局春阳镇派出所的民警,彭强给我们答复调查结果与之前的一样的,其实换汤不换药,这些干部都是披着羊皮的狼。不知“全国爱民模范”荣誉是怎么来的?我们老百姓认为肯定花钱买来的?这不仅仅是村屯恶霸黑恶势力和反腐败这么简单。我们想象当中的全国爱民模范典型是法制、文明、和谐、友爱、进步、大团结的景象。但现实是残酷和黑暗啊!,真是可恨可悲呀。习总书记强调的“从严治党”“反腐苍蝇老虎一起打”,但是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在汪清县这句话体现的淋漓尽致,中央政策再好有啥用啊?汪清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老百姓连自身仅有的财产都保护不了,怎能谈精准扶贫。
  望有关领导和广大网民们给予关注和处理,谢谢!
  作者;吉林省汪清县阳光村书记王吉顺和老共产党员、老会计俞仁洙电话(15584680588)
  2017年7月17日

责任编辑:   来源:河南在线
 
Copy:上海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