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失信被执行人给太白酒业和眉县政府开了一个天大玩笑

河南在线    2018-03-21 21:03:15

“一滴太白酒,十里草木香。”提起太白酒,陕西老百姓耳熟能详,辉煌时期曾以陕西地产酒老二的身份与西凤齐头并进。当历史的车轮驶入2018时,太白酒业在不知不觉中却陷入股权重组的困境和前所未有的低谷,引发行业和媒体关注。

据记者了解,此次太白酒业股权重组的背后,竟是源于一位“失信被执行人”给太白酒业和眉县政府开的一个“天大玩笑”。 在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制社会日趋完善的今天,这件事给我们留下一连串思考。

太白酒业股权重组的各方预期:你好、我好、企业好

据悉,陕西省太白酒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太白酒业)成立于1956年, 2006年3月完成国企改制,2009年8月与华泽集团(集团子公司湖南金六福酒业有限公司与太白酒业签署协议)战略合作,湖南金六福酒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六福酒业)现金出资9498.6万元,控股太白酒业公司51%的股份,太白酒业公司原股东持股49%。据第三方了解,在华泽集团向太白酒业输入先进的企业文化、经营理念、管理模式和战略人才的同时,也出现了较大的文化差异和经营体制带来的困扰。

2015年10月起,经小股东介绍,在眉县县委、政府支持下,深圳前海班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班客公司)开始与华泽集团磋商股权收购一事。作为华泽集团来讲,旗下华泽酒业集团等几大板块发展势头迅猛,其中华泽酒业集团下辖12个酒类生产企业中只有太白酒业经营不善。因此可想而知,华泽集团也想给太白酒业找个好的婆家交由其持续做强做大做优企业。记者了解到,经过太白酒业股东会讨论后,最终同意将太白酒业99%的股权出售给深圳班客公司(其中大股东50%,小股东49%),总价值4亿多元。

据悉,2016年4月12日,金六福酒业与深圳班客公司签订股权、债权转让协议。此后根据深圳班客公司的请求及承诺,深圳班客公司在支付第一笔股权转让款4000万元后,太白酒业的经营管理权即交由深圳班客公司张校平负责。同时深圳班客公司承诺,其入驻企业后,企业的社会责任、经营亏损以及给企业造成的损失皆由深圳班客公司承担。随后,深圳班客公司于同年3月23日、6月4日与太白酒业小股东分别签署股权转让协议。

而根据目前记者了解到情况显示,按照约定,深圳班客公司张校平于同年7月5日向金六福酒业支付了第一笔股权款4000万元、向小股东支付了第一笔股权款1100余万元,取得了金六福酒业经营管理授权书并入驻企业开展工作(根据金六福酒业《授权委托书》,自2016年7月15日起将陕西太白公司日常生产和销售的经营管理权交给深圳班客公司,同时要求,太白公司对外签署的所有法律文件(含合同)及公司对外所有资金的支出均需经太白酒业公司法定代表人郭安签字方为有效。)

资料显示,同年9月,深圳班客公司向金六福酒业支付了1000万元股权款之后再无下文。随之,金六福酒业申请仲裁,经2017年11月17日北京仲裁委终审裁决判令其败诉。经过记者多方探访咨询,据了解在不具备收购太白酒业资金实力的情况下,深圳班客公司张校平便于2017年4月底引进了中投安赢基金(西安)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投安赢)姚小军,随后中投安赢收购了深圳班客公司90%股权继续推进太白酒业股权重组。截止目前据知情人透漏,深圳班客公司给金六福酒业的股权、债权款支付依然停留在2016年9月前的5000万元,给小股东的股权款依然没有足额兑现。太白酒业生死存亡到了关键时刻。

深圳班客公司入驻太白酒业表现:欺骗股东、政府、客户和员工

不难看出,深圳班客公司收购太白酒业,华泽集团和太白酒业49%的股东都缺乏对其深入考察。知情人称,在收购太白酒业过程中,深圳班客公司及其张校平几乎蒙蔽了所有人。这样一位到处骗钱、到处失信、到处是法院判决书的被执行人,靠着“骗术”欺骗了股东、政府、客户和员工。

 

 

 

 

首先是欺骗了太白酒业股东,隐瞒公司真实实力,在不具备付款能力的情况下分别于金六福酒业签署了太白酒业50%股权转让和债权转让协议,与小股东签署了49%的股权转让协议。据了解,为满足收购协议首批付款要求,张校平与他人联合向北京某公司高利贷借款6000万元,分别打给金六福酒业股权款4000万元、小股东股权款近2000万元;给金六福酒业第二笔1000万元股权款也是其妻张亚琴借眉县某客商高利贷,而深圳班客公司没有拿出一分钱。据相关人描述,更为可笑的是,张校平在给49%小股东没有付款的情况下做出虚假承诺,将49%的股权变更至深圳班客公司名下。多方资料显示,其实早在2016年3月张校平就被被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在此背景下,这样的收购方还能靠谱吗?

其次欺骗政府。据知情者爆料,班客公司打着“金融+产品”的经营理念,过度包装公司实力和成功案例,给当地政府做出“3年销售达到3亿元,5年内销售达到5亿元,10年内销售做到10亿元,力争5年内成为眉县亿元纳税大户。”的承诺,在张校平授权经营期间,先后举办了“眉县太白酒7.7夏季风暴”、“ 相约太白山,共饮太白酒大型主题活动”、 “安信证券上市辅导新闻发布会”等一系列大手笔宣传造势活动,所有目的都是为了制造虚假繁荣,以太白酒业三年内能够在A股上市为噱头,获取当地政府的支持与信任,以掩盖吸引投资商给太白酒业注入资金,满足给股东打款和偿还高利贷利息的真相。

第三欺骗了客户。据记者多方探访了解到,张校平为满足与金六福酒业股权、债权转让协议付款条件,分别签署了普太、蒙砂两笔重大负现金流销售合同,实现两个客户首批打款各600万元,给企业造成3100万元损失;在太白酒业没有付款能力的情况下超越金六福酒业授权范围,私下与供应商签署粮食、基酒、原辅材料等采购协议,仅2016年8月22日,以公司名义擅自签订大额采购合同,采购金额达9060万元。相关知情人还表示,在销售下降、流动资金枯竭、基酒库存较多的情况下,前海班客安排大量采购粮食与扩大酿酒规模,由于数次承诺给供应商付款不能兑现,导致供应商堵门、闹事等不稳定事件频频发生,有时候甚至连企业高管派的人身安全都受到威胁和恐吓。

再者便是欺骗员工。据企业知情人举报,2016年4月份以来,张校平私制陕西省太白酒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名片,凭借“董事长”身份发号司令,蒙蔽员工;在企业困难时期大肆进行人员招聘、对外采购、工程施工、不计成本套现与执行亏本营销、主销产品私自包销等活动,造成企业人员窝工、库存积压、资金枯竭、信誉受损,给企业带来巨大损失。自2016年4月至2017年11月,造成企业经营亏损7085万元。其中,直接亏损2450万元,已发生、待支付的成本费4635万元。一是企业人员增加。大量招聘人员并不是企业销售规模扩大、生产人员不足而必须要增加人员,人员的增加只是为了对外招商引资造成企业虚假繁荣的假象,有的月份新增人员多达四五百人,人员的增加进一步加重了企业的负担,自2016年8月至2017年11月,由于新增人员,导致企业增加人工成本740万元。张校平还向太白酒业的高管及中层干部借钱,承诺高额利息,封官许愿。

据悉,张校平伙同他人利用授权经营职务便利设立机构,为挪用资金提供方便。2016年8月,张校平负责经营期间,成立太白酒零售公司(门市部),直接受张校平领导。在此期间,张校平三次分别将100万元、98万元、90万元货款转入个人账户,并未办理任何收款签名手续。公司董事长郭安得知这一情况后,要求张校平与张亚琴(张校平妻子)交回货款,但张校平以开支费用、垫付供应商货款为由没有交回货款,在公司再三催促下,张亚琴于2016年8月22日开具收取288万元的收款收据(补办手续),交与销售公司财务入账,并记入其往来欠款名下,待其用费用报账、支付供应商款的凭据予以冲销。截止目前,张校平(张亚琴)冲销部分费用后,往来欠款余额为216.30万元。

此外,从相关律师处了解到,张校平违反了《公司法》和《公司章程》,伙同他人以工会名义组织生产。在公司已经发文通知春节放假的情况下,在金渠分厂环保不达标的情况下,张校平伙同公司部分中高层管理人员在金渠老厂启动生产,这一部署未经公司同意。经了解,在金渠启动生产过程中,销售货款没有打入公司财务账户;大宗采购不符合公司实际需求,绝大部分没有采购合同,白条入账,涉及金额巨大。

更有甚者,私刻公司公章,收买公司安保,限制人身自由。张校平伙同他人私刻陕西省太白酒业有限责任公司公章,以公司名义下发红头文件,太白酒业公司已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到目前为止,太白酒业公司安保人员被集体收买,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郭安,总经理卜立华被拒之门外不能进厂。私自将出纳室等四个财务部门用电焊焊接锁芯,导致财务部门不能按时交纳员工社保及工资,多次组织供应商围堵酒厂大门,严重扰乱正常生产经营秩序。

太白酒业股权重组的最新进展:对立、乱套、忧患难消弭

据了解,在深圳班客公司长时间不能履行太白酒业股权、债权协议的情况下,华泽集团已经作出全面接手太白酒业生产经营管理的决定,并召开董事会任命卜立华为太白酒业公司总经理、申旻为酿酒公司总经理,同时免去酿酒公司总经理田根全职务。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张校平伙同田根全等人仍旧打着继续推进太白酒业股权重组的幌子发动员工、供应商对抗董事会。至今,太白酒业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不能进入厂区,财务部门被封锁十余天,公司公章不能使用。

据多位太白酒业老员工介绍,深圳班客公司介入才是导致酒厂常年停滞的原因,并提出了诸多质疑:

一、如果班客公司真的有实力和诚意为什么2016年3月就签订了协议,到2018年3月还没有付清款项?时间跨度两个年头。

二、煽动供应商堵门,跟踪围堵企业董事长,擅自启动环保不达标的分厂,私刻公章发文件,封死财务室,聘请保安不让董事长及总经理进厂工作等等,这些难道是正规公司的推进工作的正常行为?

三、太白酒业的经营治理是依照《公司法》、《章程》,班客公司的行为早以逾越《公司法》、《章程》,为已之私利,不顾企业现状及发展,不顾广大员工的生死?

此外,知情人士也呼吁所有人,包括眉县政府、人民以及与企业密不可分的太酒员工,必须看清事件真相。明白股权之争会给太白酒业带来的深深伤害,如果不能携手保护自己、保护企业、保护百年品牌,企业可能会因此破产。尤其对于在企业工作了几十年的员工,在临退休之前,难道还要去找工作?没有工作,谁来负责医保、社保?

古语云:小胜靠智,大胜靠德。对于太白酒业来讲,大企业需要有德行的人去带队,坦坦荡荡助推企业发展成长,而德不配位、喜谋功权之人,必定是走不长远!

借此我们也可汲取教训经验,大家需用良知,智慧,行动,法律武器来捍卫企业,捍卫自已!

来源:http://www.guojixinwenwang.com/Html/?20327.html

责任编辑:   来源:河南在线
 
Copy:上海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