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临沂又现企业家实名举报下台官员

   2018-03-24 09:28:58

   

前段时间多家新闻媒体报道了山东企业家举报官员俆福田后,昨日,又有一名叫马春涛实名举报原临沂市人大副主任、临沂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徐福田,举报俆福田利用公权力强行侵占酒精厂资产和土地,给企业带来上亿元的惨重损失,巨额资产去向不明。
        网友称他原是临沂市河东区政协委员,山东省临沂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芝麻墩办事处原福利酒精厂副厂长,他在贴文说临沂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徐福田被群众称为“莒南帮老大”,开发区重要岗位上的人大多是徐的亲友或莒南老乡,例如开发区招商局的徐福玲(音)就是其妹妹,原开发区城投集团老总也是其亲戚。

       “临沂经济开发区未成立前,福利酒精厂隶属河东区,于1995年建厂,曾是河东区纳税大户、文明企业,2002年响应政府号召改制为私营企业。改制期间,酒精厂手续齐全,可河东区工商行政管理局违法行政、故意刁难不给办理手续,导制企业停产,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5000万元。”网友马春涛说。

 证据1

     

   后经13年诉讼维权,最高人民法院和山东省高院最终作出公正判决:河东区工商行政管理局所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我们申请国家赔偿后,沂水县人民法院判决给企业国家赔偿1160万元,但近3000万元的直接经济损失、银行利息没有判赔。

       马春涛说,由于河东区工商行政管理局的行政违法,导致我们企业于2003年停产,致使在河东区农村商业银行的贷款不能如期偿还。就在我们长年奔波通过司法维权时,又有人盯上了我酒精厂的这块资产。
         “2007年,徐福田调任开发区任一把手,2008年初,就有中间人找到我,称徐福田看上了这块地,让我以1000万元的价格卖给他。当时,我酒精厂面积300亩,其中200多亩是通过合法手续租来的,仅地面上建筑、设备等固定资产就价值过亿。我们拒绝了徐福田后从此开始麻烦不断。”马春涛说。
  证据2.3.4.5
      

  马春涛说经开区国土局举报我们涉嫌“毁坏土地罪”,我们申请鉴定,山东省土壤鉴定中心最终认定我们没有毁坏土地。鉴定结果下达后,我厂副厂长马献元被法院无罪释放,但法官让马献元鉴定“不要求国家司法赔偿”的协议。

         “毁坏土地罪”的阴谋失败后,徐福田依然不罢休,2010年,他指使其妹夫——河东农村商业银行董事长纪庆昆,以我们公司逾期银行1900万元贷款为由诉至河东区法院。按银行规定,贷款逾期后银行要下达催收通知书,可该银行一直未向我们公司下达催收通知书,过了2年多再起诉,从法律上说,已经导致借款诉讼失效。
  证据6
        为了能收拾我,徐福田、其妹夫纪庆昆安排银行伪造证据,模仿我的签字,硬是造出了一张2008年6月5日由我“签收”的银行催收通知书。法庭上被我识破,因为我于2008年6月3日被拘留,不可能在厂内签收,我要求笔迹鉴定,对方担心被查出伪造证据,不敢进行笔迹鉴定,马春涛说。
  证据7
       马春涛在贴文中说,徐福田见实在没有办法制裁我们公司,2011年3月2日,又通过河东法院做我的工作,让我签定和解协议,内容大致为:因我们公司目前无力偿还,待公司拆迁或转让时优先偿还这1900万元本金。因河东工商局违法行政导致企业停产并拖欠银行贷款是事实,我本着诚信签署了该和解协议。
  证据8.9
        徐福田拿到这份和解协议后,利用职权违反协议内容,干扰司法,安排河东法院强行拍卖我们企业。因河东法院强制执行是违规执法,经开区政法委还专门给法院出具了证明,内容为:对我们酒精厂依法拆迁,涉及当事人所反映的问题由经开区政法委协调解决,马春涛说。
  证据10.11.12
         河东法院有了这个证明当所谓的合法依据,马上对企业进行评估和拍卖。可怜的是,地面上楼房、设备等价值上亿元资产以清算价2083万元拍卖。而这2083万元的资产又被安排给了经开区城投集团买受。导致企业数千万的巨额资产去向不明。
       众所周知,经开区城投集团是由徐福田筹建,城投集团的董事长是其亲信,原在经开区管委会办公室当领导。城投集团处理时又将这2083万元地上资产以180万元的价格拆除,近2000万元的国有资产流失。
   证据13
       占有我们地上资产后,徐福田利用职权又开始谋划侵占我们的土地,做通市有关部门的工作,下达了《2013年6号 临沂市人民政府土地征收公告》,称政府要对我们企业用地进行征收。而早在2012年10月27日,经开区就给我们公司下达了《恶意迟延拆迁的说明》。这两则通告时间上前后矛盾,犹如当年伪造法庭证据破绽百出。试问,2013年市政府才下令征收,2012年我们公司谈何迟延拆迁?马春涛说。
       马春涛说,强行夺走我们的酒精厂后,为了教育经开区干部绝对服从徐福田的指挥,徐福田将开发区36个社区、村干部及各部门负责人集合在我们企业,以我们企业“不听话”为例,实施“杀鸡儆猴”的震慑政策。
      

 马春涛说,2013年,十八大后中央第一轮巡视,我把以上情况向中纪委山东巡视组实名举报,没想徐福田早有防范,安排开发区政法委副书记刘金福冒充省纪委的工作人员警告我:“你告的这个徐福田势力太大,告他的人太多,你告不倒他,中央巡视组不过是走过场,咱是老乡我才给你讲实话。别告他了,把材料改一下,我给你帮忙通过政法委办理。”
       回到临沂后,我才知道这位省纪委的工作人员原来是开发区政法委副书记刘金福,我意识到了实名举报困难重重,感觉举报无望。眼睁睁地看着上亿元的企业被徐福田利用公权力带人强行掠夺。我们无权无势,多年来投诉无门,我二哥是原河东区人大代表,因承受不了压力含冤去世,让徐福田害的家破人亡。现在中央反腐力度加大,我再次实名举报徐福田,请求中央纪律监察委员会依法调查处理,马春涛说。
      经过核实,证实了马春涛的举报,据当地官员称,徐福田已经退下了领导岗位。(张明军  赵平) 来源:http://sh.ccwqtv.com/quyu/jy/news250838.htm

责任编辑:以以   来源
 
Copy:上海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