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永和:政府缺失公信力同一文件赔偿金额不同百姓树苗款不予兑现

河南在线    2018-06-13 14:57:54

  近日,山西省永和县,多位村民给我社反应:《霍永高速建设占苗圃地赔偿款政府为何不能一视同仁赔偿》一事。经过我社工作人员实地调查落实,确实有少数村民的赔偿款项迟迟没能兑现,其主要原因是由于政府的赔偿标准,在实际赔偿工作中存在单方面有着“为百姓做主”的为官理念,同时期(同年)栽种的同一苗木,有的可以按政府出台的34号文件,落实赔偿到位,有一部分却不能按县政府34号文件赔偿,这给村民带来了很大不公平,村民反应不按政府文件一视同仁的赔偿,损失最严重的是芝河镇绿苑苗圃园育苗基地,下来少几十万赔偿款。为此村民感到政府极大的不公平 不公正 没有可信度,多次找镇县领导反应,事情却迟迟得不到合理处理。
  我们都知道,政府政策失衡导致公信力缺失,是导致社会不稳定的因素,如何推进政府诚信建设,还要从落实中央关于反腐倡廉的各项部署,要坚持标本兼治、综合治理、惩防并举、注重预防的方针,加快推进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建设一个务实、高效、廉洁、让人民放心和满意的政府是提高政府公信力的有力措施。
  村民实名反应材料如下:
  举报人:李志白 永和县芝河镇
  身份证14263419621223###1   电话:15935703244
  王金梅 永和县芝河镇
  身份证 14263419591106###9   电话:18636748647
  王永林 永和县芝河镇
  身份证14263419640806###6   电话:15003472859
  段交应 永和县打石腰
  身份证14263419651129###9    电话:13753773594
  贺让平  永和县打石腰
  身份证  14263419840510###4

 


  强烈举报山西省永和县政府个别官员,勾结霍永高速公路建设征地指挥部,不作为,乱作为,同年同季栽种的树苗,2015年指挥部征完苗子后,赔偿两个标准,严重违法违纪,事实如下:
  山西省霍永高速公路修建二期工程,途径永和县龙吞泉村,经过我们的油松地时(2013年栽种的),由永和县霍永二期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工作人员刘瑞红和霍永高速公路二期一分部工作人员2015年10月左右一起征了我们的碗碗油松苗,到现在已经四年了,没有给我们赔付。我们找了好多次无果。直到2018年6月6日,我们找到了永和县霍永二期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法律鉴定机构,给我们的赔偿标准如下:
  李志白  1.2米--1.5米计8183株,赔偿每株3.5元,1.51米以上计8670株,赔偿每株5元。
  王金梅  0.5米--0.9米计7082株,赔偿每株1.5元,0.91米--1.2米计591株,赔偿每株3元,1.2米--1.5米计2733株,赔偿每株3.5元。
  王永林  1.2米--1.5米 计11907株,赔偿每株3.5元
  与我们同年同期栽的同样大小的油松苗80%以上的人早已按永和县人民政府出台的34号文件赔偿完了。
  赔偿标准如下:0.51米--0.7米赔偿每株3元,0.71米--0.90米赔偿每株5元,1.21米--1.5米赔偿每株10元,0.91米--1.2米赔偿每株7元,1.5米以上赔偿每株15元。

 


  这样明显的不公平,不公正,我们找到永和县霍永二期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法律鉴定机构工作人员,孙宗保给我们的答复是县政府没钱,不能给你们按永和县政府34号文件赔付,我问他们合理吗?他们说不合理也没办法(录音为证),34号文件是政府定的,80%的人按这个标准赔偿的,剩下的做鉴定赔偿是不合理。我们又找到县政府高速征地指挥部负责人吴元明(公安局副局长),他说他没办法管不了。

 

 

 

 

 


  在这里我们要问永和县政府和霍永二期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几个问题:
  为什么同一时期栽的油松树苗,同年同月征的,80%以上的育苗户能按永和县34号文件赔偿,而和征地指挥部没关系没门路的人,按司法鉴定的低价赔偿合法吗?
  永和县常委马健副县长在2018年5月24号省高院开庭时讲芝河镇是育苗区,而我们的苗子既不是退耕还林地,也不是抢栽抢种的,也不是打石腰枣树地里不适宜栽油松地,永和县34号赔偿文件为什么不能给我们赔付,以前赔付了的80%的人为什么不做司法鉴定,而我们这些没关系没后台的人要做司法鉴定赔付那么低,这样处理合法吗?
  永和县政府制定的补偿标准34号文件是经过县政府定的红头文件,80%以上的人按这个红头文件执行了,执行到我们这难道就错了吗?错了推翻也是都推翻吧,不能欺负我们这些小部分人吧,政府总的讲法律吧。
  我们是永和县绿苑苗圃合作社,从2009年成立开始,一直育苗到2018年,现在还在育苗,如梁家坡朝阳寺下面还有我们的几十亩苗木,我们有合法的育苗执照,我们的育苗却不能赔付,没有合法的育苗资质的人却给赔付了。高速征完后,90%的人再没有育苗。
  高速公路是企业单位,修成是要收费盈利的,又不是做公益性事业大马路不收费,是搞盈利的,为什么对老百姓的赔偿这么难呢?
  2018年1月18日止,山西省到2018年1月18日止山西省政府办公厅(2018)3号和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办公室(晋国土资办函《2018》16号,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用地手续都没有批下来,这样的征地苗合法吗?
  打石腰乡直地里村刘双家老坟旁边地里的油松,去年2017年却按34号文件给予赔付了28万,2016年芝河镇杜家庄村委薛马岔永祥院内给赔付了5万多元(桥底下),龙吞泉保成地里(县里定了的抢栽抢种不给赔),却给赔了22.8万(6亩)。
  我们的国家是法制国家,永和县霍永二期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在同一个政府,同期同年育苗,赔付2个标准,严重违法违纪。绝不能让这些不作为,乱作为拿永和县34号文件当儿戏的人,要严惩不贷,我们要和大多数人一样按永和县政府34号文件标准赔偿。
  那么是什么原因让永和县政府的文件在实际执行中,出现两个尴尬的赔偿标准,导致民众对政府的信任 公平  公正充满怨恨,不再去信任他们的父母官员,政府文件是经过研究决定同意才下达执行的,但是其中是什么人在暗箱操作不予合理赔偿,视政府文件为儿戏,让政府处于这种尴尬的地步,在此,希望永和县政府上层领导高度重视此事,及时有效的处理好民众身边的事情。
  (追踪报道)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MRBFfmAeuiVKKmrsN96M1w

责任编辑:   来源:河南在线
 
Copy:上海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