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市宝塔区王庄村两委会班子及村民800余人遭受教育局吃空饷公务人员吴某欺压近10年之久无人敢言无人查处

河南在线    2018-10-29 12:37:21

    本网讯:近年来,农村的快速发展让农民朋友也过上比过去好了很多倍的幸福日子,平时的生活也比之前更安逸了。这看起来确实是很不错的,可在许多农村当中还是有村霸等黑恶势力的存在,这些村霸让村集体及农民朋友的利益受损,对农村的发展产生了阻碍,同时也侵蚀了基层政权。

  近日,延安市宝塔区李渠镇王庄村村民200余人到本网实名举报,称从2009年开始,村民吴永恒(别名吴亮亮,现还在宝塔区教育局挂职,但长期不上班)、吴永东兄弟二人利用黑恶势力长期在村里横行霸道,侵害村民利益,抢占霸占村集体土地和村民耕种的土地,搞违章修建。并剥夺村两委会的权力,将家人非正常入党。兄弟二人在村里一手遮天,无论村委会还是村民反对或者上访均会被遭到殴打或威胁。截止目前,兄弟二人在村里的抢占强占行为近10年之久,王庄村村委会班子及村民800余人敢怒不敢言。今年8月初,王庄村原村书记郑遂平带着村民的实名反映材料将此事反映给了宝塔区区委书记。郑遂平告诉我们,宝塔区区委刘书记亲自批示要将此事调查清楚,目前,区政府各部门正在调查之中,此事最后应该怎样查处,村民没有得到回复,村民祈盼他们的家园充满和谐和安宁,让他们的集体利益不再受到侵害,望政府及公安部门帮助他们铲除黑恶势力。
  反映材料详情:
  尊敬的各级政府领导及新闻媒体:
  本人系延安市宝塔区李渠镇王庄村村民,现举报本村村民吴永恒(别名吴亮亮)、吴永东兄弟二人利用社会黑恶势力长期在村里横行霸道、侵害村民利益,抢占霸占村集体土地和村民耕种的土地,搞违章修建,兄弟二人在村里一手遮天,不然就大打出手,心狠手辣,是典型的“村霸”,对两兄弟村民敢怒不敢言,具体事实如下:
  一、故意挑衅闹事殴打恐吓村民王庄村变“吴家庄”,吴用手指着村民说:“信不信老子两下也把你弄死?”
  2009年8月,我村村民白永飞在帮另一村民白明明盖房帮工时不慎触油矿高压电身亡。当家人和青化砭油矿发生冲突时,吴亮亮打着为民做主的旗号,带领一帮社会闲散人员约三十余人,手拎砍刀在村坝梁路边装腔作势,名为白永飞家人讨公道,实为在村民面前进行心理恐吓,三言五语后开始殴打群众,当时挨打的人有:刘强、刘延军,当场还有白成明、白成斌、刘大、王存瑞、(小)刘强、王四、白近人、邱燕宁、申玉萍等三十多人,我也在现场,吴用手指着我说:“信不信老子两下也把你弄死?”我当时很害怕,不敢言语。
  通过这件事,吴在村民心里种下了“村霸”的恶名,此后他在村里一手遮天,王庄村成了“吴家庄”!
  二、 明抢明占邻村土地十一亩并假借政府通知抢修房屋达四十余间,扬言:“如敢报警,弄死你们几家老小!”
  2010年6月份,吴亮亮为了抢占邻村和我村的土地,在两村地界之间强行霸占了姚店镇后四十里铺村约十一亩土地,此地为后四十里铺村村民苗五、毛艳、李四娃和梁翠琴所有。当时苗五联系了其他三家地主一块和吴亮亮说清地界,吴接到电话后,带着五名自己的兄弟、手握砍刀,一下车不问青红皂白,动手就打,苗五口嘴鲜血四溅,苗家人跪地求饶,吴仍不罢手,其余三家地主见状只有逃命躲难的份。吴当场骂骂咧咧恐吓道:“如敢报警,弄死你们几家老小”,苗五等人都未敢报警处理。随后,吴亮亮在这约十一亩土地上修建房十一间,2017年9月,在房屋征收局下发征地通告后,吴利用假手续以其家人名义(吴永东、吴永明、苏延玲等)抢修房屋四十余间,并扬言区政府和镇政府无人敢管他的事。
  三、剥夺村两委会权力干涉村民耕种自由并进行殴打,吴恐吓村民说:“让你给老子别种,你就别种,是不是让老子回来修理你了”
  2012年3月和4月间,村民张海民在自家土地上耕种玉米,吴亮亮知道后电话联系村主任陈志明,授意让村主任劝张海民勿种此地,张海民正在田间耕作,村长陈志明给张海民说到:“吴亮亮不让你种这块土地”,张海民回答到:“我自已种我自家的田,和他有啥关系”,陈志明也没办法,随后汇报给吴亮亮。吴又将电话打通,让张海民接电话,张接过电话,吴亮亮说:“让你给老子别种,你就别种,是不是让老子回来修理你了”,张说到:“我自己种我自家的田,和你有何关系”。不久,吴带着几个兄弟回到村里,张海民正在自家田里种地,吴追到田里,张海民一见就跑,没想到年龄大了被吴亮亮带来的其中一个兄弟郝浩杰追上就打,吴也追到跟前拳打脚踢,当时还有两人赵飞五和青化应任明,都一起群殴张海民,张妻见状,上前劝阻,也让吴等人打倒在地。张海民见他们连自己的老婆都打,就还手了一下,没想到自己和老婆差点被打死,还给吴亮亮付了两万元。而且找了很多人央求祷告,吴才罢手。现场村民有白成斌、郑喜喜、王毛娃、孙伟、王延河夫妻二人。
  四、 强占村集体三十余亩青苗补偿款,多村民遭威胁敢怒不敢言
  强行侵占村民集体约三十几亩土地青苗补偿款。青化砭采油厂于2011年至2012年在我村设立96#、162#、163#期间,井场占了村集体和村民王存宏、孙益忠、高关平、潘虎娃、张延安和集体土地青苗赔偿款,本来这些土地青苗赔偿款按照我村和乡政府李渠镇政府与政策规定,应当由相应人享有,然而吴亮亮见有利可图,利用关系将上述赔偿款全部据为己有,而村委会及村民敢怒不敢言,谁要说此事,就黑夜上门,给二、三百元,再骂一会就走了,根本就无法无天。
  五、强占集体土地开办砖厂,村两委会班子为保命不敢吭声,村主任说:“不当村主任也行,我要命了”
  2006 年,姚店新区村委会留下了45亩“三产甲地”,其兄弟二人未经村委会同意私自占用该地开办砖厂和修理油材厂,占地有8亩多,村长书记根本不敢说,一说就骂,要不就要挨打,村民才是不敢言语。后有些正义的村民给村委会说了两次,村委会全体人员多次让搬出均未果。吴知道后又把村长叫到外面骂了个死不哈,从此村主任再也不敢管了,说他不当村主任也行,他要命了。就这样村委会对此也束手无策。截止现在,其仍然无偿占用上述土地,导致村上无法合理利用土地,给村集体造成了严重损失。
  六、强行行使村委会职权将家人非正常程序入党
  吴永恒使用非正常手段安排其家属入党,置党章党规于不顾。中国共产党的党章是我党的纲领,其中对于发展党员有严格的程序性规定,吴永恒的妻子苏艳玲因长年不在村上居住,相反没有群众基础,但是在吴永恒的操作下于2010年成为积极分子,2011年成为预备党员,都是在没有召开党员大会的情况下转正。党员是我国人民普遍敬畏的身份,但是吴永恒家属未经正常程序入党,无疑属于违纪行为,恳请领导纠正。
  据村民们反映,以上均为事实,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他们恳请纪检、公安机关领导能够重视,利用全国打黑除恶专项行动,对吴永恒、吴永东二人的涉黑行为予以严惩,以维护王庄村村民的合法权益。
  今年1月,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强调,加大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整治,决不允许其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侵蚀基层政权。1月1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积极维护农村和谐稳定的意见》,强调各级检察机关要坚决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刑事犯罪,突出打击为“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职务犯罪。在中央纪委强调加大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整治的同时,各大媒体都相继发表过“村霸不除,农村难以安宁”的报道和人民评论。如今,在延安宝塔区李渠镇王庄村又现一“村霸”,而且是地方教育部门长期吃空饷的公务人员,望相关政府及公安部门对村里的黑恶势力加以制止和查处,给地方村民一个安稳、安宁的生活,莫让这类“村霸”真的侵蚀了基层政权。
责任编辑:   来源:河南在线
 
Copy:上海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