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益阳仲裁委个别官员及仲裁员是否涉嫌违法犯罪问题的反映与调查

河南在线    2018-11-29 10:35:28

  近期,赤子杂志网社会观察频道接湖南天峰置业有限公司及代理人湖南大相正行律师事务所蔡瑛律师反映:湖南益阳仲裁委在“仲裁”湖南天峰置业有限公司与湖南益阳朝阳城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朝阳公司)因建筑施工合同纠纷发生的两起仲裁案件(案号分别为益仲裁字(2010)第24号,益仲裁字(2013)第36号)中存在“三年不组庭、违规受理、重复仲裁、篡改裁决书……个别领导及仲裁员涉嫌滥用职权,枉法仲裁,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对此反映问题,笔者2018年11月13日-14日到益阳市人民政府、益阳仲裁委等部门进行了调查了解,随后数日详阅了相关反映材料及法律法规,现将调查了解的实况记录如下:
  一、反映人称:益阳仲裁委对其受理的益仲裁字(2010)第24号案件存在“神速”保全、三年不组庭、违法裁决等等乱象,造成天峰置业公司5000万以上的损失,涉嫌滥用职权犯罪。
  2009年8月,天峰置业公司与湖南益阳朝阳城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朝阳建筑公司)就天峰酒店公寓工程签订《工程施工承包合同》,约定朝阳建筑公司以包工包料形式承建,并于当月进场施工。
  不料一年后的2010年8月2日,朝阳建筑公司依合同中的仲裁条款,向益阳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天峰置业交付工程款300万元。是为益阳仲裁委(2010)第24号案,本文将其称作“第一案”。
  益阳仲裁委受理后的保全行为异常神速:就在受理当日——2010年8月2日,益阳仲裁委依朝阳建筑公司的申请,向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法院提起保全申请,申请冻结天峰置业公司名下两宗共2700多平方米的开发地块。第二日,2010年8月3日,赫山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将上述地块予以冻结。


 

  案卷显示,从朝阳建筑公司提出保全申请到办理,朝阳建筑公司并未向益阳仲裁委缴纳案件处理费用。保全行为违反了有关仲裁规则和民事诉讼法的规定。
  针对上述递交仲裁申请当日还没有交纳仲裁费,仲裁委当日便“神速保全”的问题,2018年11月14日益阳仲裁委兼职副主任桂培庭同志(系益阳市人政府法制办公室领导)向笔者是这样解释的:立案和交费是两回事。8月2日朝阳建筑公司虽然还没有交费,但案件已经受理了。
  笔者问:益阳仲裁委对其他公司或个人的案子是不是一视同仁,也是如此神速(递交仲裁申请当天,还没交仲裁费,仲裁委便向法院提起保全程序)?
  桂副主任答:这个要根据当事人的申请。当事人递交仲裁申请当天就递交财产保全申请的,我们当天就搞了。
  笔者问:能不能举几个相同“神速”的案例?
  桂副主任答:这个我不是具体承办案子的,我不是很清楚。
  笔者说:你们把我的电话记下来,随后查后告诉我也可。
  桂副主任答:好的。(但过了13天了,却没人任何回音。)
  反映人说:彼时适用的《益阳仲裁委员会仲裁暂行规则》第二十条规定:当事人自收到《受理仲裁通知书》或《应诉通知书》之日起15日内没有约定仲裁庭的组成方式或者选定仲裁员的,由本委主任指定。
  这是通用的仲裁规则,当事双方收到受理文书起的15天时间里,仲裁庭就应当成立了。但该案的仲裁庭一直2013年7月8日申请人朝阳建筑公司撤回申请时还没有组成——除了冻结天峰置业公司的地产,直到该案撤回的3年时间里,他们什么都没有做!
  益阳仲裁委不组庭审理的所谓理由,系朝阳建筑公司向其提交的一份《请求申请自行调解的报告》。
  该报告称“被申请人(天峰置业公司)一直要求与我公司协商解决此案,愿意给付工程款,因此,恳请贵委对该案现不要组庭,让我们先行自行调解……”。
  该报告出现在第一案的案卷中,落款时间为2010年10月9日。
  笔者问:根据《益阳仲裁委员会仲裁暂行规则》之相关规定,仲裁期限一般是4个月(仲裁庭组成后),而法院审理一般民事案子的时间是立案后6个月,是不是因当事人一方提出“自行调解”后仲裁庭或人民法院就不受此期限限制,就可以拖三年?
  桂副主任答:案件受理后,申请人朝阳建筑公司说他们和天峰置业公司在协调,口头(向仲裁委)提出延期处理。
  反映人讲:在“自行调解”期间,2010年8月9日,双方签订《补充协议》,在之后的5个多月中(至2011年1月),天峰置业公司分四次共向朝阳建筑公司支付了730多万的工程款,远超本案申请的标的额。
  如上所述,2013年7月8日,申请人朝阳建筑公司向益阳仲裁委撤回申请。翌日,2013年7月9日,益阳仲裁委同意朝阳建筑公司将第一案撤回。


 


 

  反映人称:第一案自2010年8月3日法院裁定冻结,到2013年7月9日本案撤诉,被申请人天峰置业公司的土地一直处于冻结状态。被冻结的2700多平方米的地产系天峰置业公司的全部资产,被冻结近三年的时间内,天峰置业公司无法预售房屋,无法申请银行贷款,收入损失达5000万元以上。
  三年不组庭审理案件明显违背仲裁规则。彼时适用的《益阳仲裁委员会仲裁暂行规则》第五十二条规定,“仲裁庭应当在仲裁庭组成后4个月(不包括对专门性问题进行审计、评估、鉴定等的期间)内作出仲裁裁决。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由首席仲裁员或者独任仲裁员提请本委主任批准,可以适当延长。”——第一案的案卷里没有任何延长审理期限的申请及批复文书。
  据此,反映人认为:益阳仲裁委的某些仲裁员或领导涉嫌滥用职权犯罪。
  滥用职权罪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故意逾越职权,不按或违反法律决定、处理其无权决定、处理的事项,或者违反规定处理公务,致使侵吞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遭受重大财产损失等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一款: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三年不组庭的谜底——有陷井等着天峰置业公司
  反映人讲:2013年7月,朝阳建筑公司又向益阳仲裁委提出申请,要求天峰置业公司支付工程款及违约金,这便是益仲裁字(2013)第36号案(本文称作“第二案”)。该案的《预交案件仲裁费用通知书》和《送达回证》显示的立案时间在2013年7月2日之前。


 

  第二案与第一案为同样的事实与理由、同一法律关系,仅仅是标的额有所增加,但益阳仲裁委还是像模像样地组织了仲裁庭,并有板有眼地审理了该案,于2014年12月31日作出了裁决:裁决天峰置业公司向朝阳建筑公司支付1173.43万元工程款,支付逾期付款利息违约金1262.7034万元。半年后,申请人朝阳建筑公司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2013年11月6日9时,第二案的第二次开庭中,被申请人天峰置业公司称:“被申请人未按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的责任不在被申请人,而是由于申请人的原因。现在被申请人只有地产和房产,当时欠款只有300万的时候,申请人提起仲裁,且进行冻结,导致被申请人不能预售不能贷款。且冻结的时间将近3年,仲裁程序如在法定期限内做出结果后能计算违约金,而仲裁规则(规定)3个月内作出裁决,申请人没有提过任何异议,且主动要求不组庭,因此3年期间的违约金不能计算。”(益仲裁字(2013)第36号,卷253页,第二次开庭笔录第8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一方违约后,对方应当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的扩大;没有采取适当措施致使损失扩大的,不得就扩大的损失要求赔偿。”
  据此,反映人认为:如果三年不组庭的系朝阳建筑公司的原因,那么其应依法承担己方损失扩大的责任。那么益仲裁字(2013)第36号裁决书裁令天峰置业公司支付朝阳建筑公司逾期付款利息违约金高达1262.7034万元则明显错误。
  反映人认为:依据双方所订合同之相关条款,己方根本没有违约行为。
  如前文所述,申请人朝阳建筑公司提交过一份落款时间为2010年10月9日的《请求申请自行调解的报告》。


 

  反映人讲:为了搞定这个“麻烦”,在第二案裁决作出的十几天前(《裁决书》裁决作出时间为2014年12月31日)的2014年12月18日,朝阳建筑公司向益阳仲裁委提交了一份《鉴定申请》(如下图),要求对上述《请求申请自行调解的报告》中印章的形成时间进行鉴定,理由是:“被申请人益阳天峰置业公司在该案庭审中提出申请人在2010年10月9日向贵委提交了《请求申请自行调解的报告》,导致贵委未组庭,因此要求申请人对被申请人所欠的工程款本金的利息承担相应的责任。事实上,申请人在2010年10月9日并未向贵委提交《请求申请自行调解的报告》,申请人是在2013年8月26日在仲裁庭的要求下提交的,仲裁庭当时表态该报告只是申请人在程序上进行配合,不影响该案的任何实体权利,因此,申请人不应就出具《请求申请自行调解的报告》承担任何责任。”
  反映人认为:这份《鉴定申请书》揭示了益阳仲裁委不组庭的真正原因——并非申请人要求调解,而是益阳仲裁委故意违法不审第一案。同时也映射出益阳仲裁委与朝阳建筑公司涉嫌内外勾结,玩弄法律,坑害天峰置业公司之行。
  针对这个《鉴定申请书》的问题,桂副主任说:这个问题天峰置业公司已向纪委等部门举报过了,仲裁委秘书处已多次向有关部门报告过了,这个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你可以问天峰置业公司。
  笔者听了桂副主任说法,一点也搞不清楚报告过什么。回头问天峰置业公司,只知道是:益阳仲裁委与朝阳建筑公司在弄虚作假,内外勾结,玩弄法律,坑害天峰置业公司。


 

  鉴定申请并没有被仲裁庭批准,最终不了了之。在裁决书中,益阳仲裁委和仲裁庭振振有词地“化解”了这一问题:“仲裁是意思自治行为,仲裁对纠纷的处理、处理时间的长短,并不能中止利息违约金的计算,故被申请人以仲裁程序瑕疵对抗利息违约金的承担理由不能成立,仲裁庭不予支持。”
  被申请人天峰置业有限公司最终被裁决支付天价违约金(超过工程款),是整个故事的终点,也是其资产被冻结三年、益阳仲裁委三年不组庭的谜底。
  二、反映人认为:益阳仲裁委违法重复受理案件,个别领导或仲裁人员公然篡改文书以掩饰违法行为,涉嫌枉法仲裁罪及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
  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第二款:“当事人重复起诉的,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但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
  如前文所述,第二案的受理时间最晚为在2013年7月2日,此时第一案尚未撤诉(2013年7月8日申请撤回,9日益阳仲裁委同意撤回)。两案为同一事实同一法律关系,明显属于重复起诉,但益阳仲裁委却同时受理了两次仲裁,明显违法。
  为掩盖其违法行为,益阳仲裁委在《受理仲裁申请通知书》中,将第二案的受理时间篡改为2013年7月10日;在该案的裁决书第一页写道:“于2013年7月10日依法受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四条规定,裁决书应当由仲裁员签名,并加盖仲裁委员会印章。
  匪夷所思的是,益阳市仲裁委送达给天峰置业公司的益仲裁字(2013)第36号裁决书第二案《裁决书》仅加盖有益阳仲裁委的公章,并无仲裁员手书的签名,签名处仅有打印出的名字。


 

  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无仲裁员签名的《裁决书》显然是无效的。2018年8月,天峰置业公司代理人经过艰难交涉,查阅到了该案副卷(存档),震惊地发现:该案副卷的《裁决书》与送达给当事人的裁决书,竟然有多达12处不一致之处!
  其中有一处显著地不同:针对天峰置业公司主张的“要求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朝阳建筑公司)不得就扩大的这部分损失要求赔偿”——即违约金的责任问题,副卷中的《裁决书》第11页倒数第三行显示:
  “仲裁庭评议时不能达成一致意见,经专家咨询委员会评议……”
  在送达给当事人的《裁决书》中, “评议时不能达成一致意见,经专家咨询委员会评议”被删去了。
  值得指出的是,被删去的这句话,在副卷的《裁决书》上被圈起来划掉,这是明显篡改的痕迹。
  还有一处明显不同之处:送达给当事人的《裁决书》显示的时间为2014年12月31日,副卷《裁决书》显示裁决作出时间为2014年10月30日,且副卷中的落款时间位置上,亦有明显的篡改痕迹,在月份“十”后面,添加了“二”。


 


 


 

  这究竟是为什么?答案得先从益阳仲裁委的“制度设计”中寻找。
  《益阳仲裁委员会专家咨询工作暂行办法》在2000年3月由益阳仲裁委第一次会议通过,后经两次修改。该办法的“专家”由“本委副主任、委员或顾问担任”。该办法规定益阳仲裁委秘书处及“专家”在案件裁决中有着巨大的权重:
  第四条:“下列仲裁案件应当提起咨询:……(三)秘书处审核后,秘书处认为需要复议,仲裁庭拒绝复议的案件……”
  第十一条第(二)项:“仲裁庭对因本办法第四条第三项作出的《益阳仲裁委员会专家咨询意见书》应予执行。”
  综合这两条的规定,其含义不言自明:仲裁庭的意见与秘书处不一致,秘书处有权就该案向专家提起咨询,专家咨询意见形成后,不论是否与仲裁庭意见一致,仲裁庭都要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三条规定:“裁决应当按照多数仲裁员的意见作出,少数仲裁员的不同意见可以记入笔录。仲裁庭不能形成多数意见时,裁决应当按照首席仲裁员的意见作出。”
  显然,上述《益阳仲裁委员会专家咨询工作暂行办法》的条款明显违背了仲裁法的规定,在秘书处和专家咨询委员会面前,仲裁庭形同虚设。
  第二案《裁决书》中“仲裁庭评议时不能达成一致意见,经专家咨询委员会评议”之表述,揭示出了该案裁决的违法性。
  如果上述表述不予删除,益阳仲裁委将此版本的《裁决书》送达给当事人,那么当事人据此提起撤销仲裁之诉,这个“经专家咨询委员会评议”而作出的裁决结果,人民法院应予撤销。但是,申请撤销救济的可能,被无情地“删除”了。
  当年的案件,经历了怎样惊心动魄的操作过程?
  仲裁庭是否形成过多数意见?若仲裁庭未形成多数意见,本案首席仲裁员姚渊何以未能践行法律、依法裁决?他究竟背负了什么样的压力?
  案件通过何种途径由专家评议的?决定本案的专家分别是谁?他们的意见如何形成的?有无记录?
  如果真实的裁决作出时间是2014年10月30日,那么朝阳建筑公司于2014年12月18日向益阳仲裁委提出的《鉴定申请》又是如何出炉的?难道是被人偷偷塞入卷中?
  《裁决书》又是谁篡改的?……这些问题,至今还是未解之谜。
  反映人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五十四条之规定,益阳仲裁委存档的、有首席仲裁员姚渊、仲裁员刘泽彪、梁丰签名的,并加盖益阳仲裁委印章的益仲裁字(2013)第36号是合法有效的,而发给天峰置业公司的没有首席仲裁员姚渊、仲裁员刘泽彪、梁丰签名,仅加盖益阳仲裁委印章,与存档签名的裁决书有12差异的益仲裁字(2013)第36号是伪造的、违法的、无效的。个别领导或仲裁人员公然篡改文书以掩饰违法行为已涉嫌枉法仲裁罪及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六)》二十条、在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三百九十九条之一:“依法承担仲裁职责的人员,在仲裁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决,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 【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伪造、变造、买卖或者盗窃、抢夺、毁灭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针对上述问题,桂副主任回答说:依照仲裁法的规定,仲裁文书应当由仲裁员签名并加盖公章。但益阳及其它一些地方仲裁委的做法是——仲裁委存档的仲裁文书有仲裁员的签名,并盖有公章;发给当事人的只有仲裁委的公章、仲裁员的署名,没有仲裁员的签名。但发给当事人的仲裁文书内容与仲裁委存档的应当是一致的。


 

  三、反映人认为:时任秘书长卜桃龙同志涉嫌越权指定首席仲裁员、签发仲裁文书。
  2009年8月3日,时任益阳仲裁委主任的周再华签署了一份《委托书》,将标的额在1000万以下案件的首席仲裁员的指定权,委托由益阳仲裁委秘书处秘书长卜桃龙行使。


 

  第二案立案后,2013年9月23日,益阳仲裁委作出《指定首席仲裁员通知书》,指定姚渊为首席仲裁员,签发通知者为卜桃龙。该案的标的额1305.84万元(工程款),明显超过卜桃龙的权限。而姚渊明知其被指定系违规行为,却不主动回避,违法审理该案。不仅如此,卜桃龙还越权签发了两案的所有文书。


 

  针对上述问题,桂副主任回答说:当时对争议标的在10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仲裁案件首席仲裁员的指定权由一个叫“金凯利”(音)的副主任行使。而当朝阳建筑公司第二个案子(标的超过1000万元)来时,金凯利同志已调到益阳中级法院当常务副院长,主管经济庭和民二庭。这个案子如果当事人对裁决不服诉到益阳中级法院后,还是由金凯利同志分管,这样可能影响公正,所以金院长就口头授予权给卜桃龙。即争议标的在1000万元以上的案件首席仲裁员的指定权由卜桃龙同志行使。
  四、反映人讲:益阳仲裁委提前泄露裁决结果给朝阳建筑公司,涉嫌泄漏国家秘密犯罪。
  2014年12月17日,益阳仲裁委通知申请人朝阳建筑公司补缴5.5135万元的仲裁费;2014年12月31日,益阳仲裁委作出裁决,《裁决书》显示的裁决确定的标的额,与其通知被申请人补缴的仲裁费所对应的标的额是一致的!此事证明益阳仲裁委提前将裁决结果泄露给当事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八条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反保守国家秘密法的规定,故意或者过失泄露国家秘密,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犯前款罪的,依照前款的规定酌情处罚。
  五、桂副主任讲:益阳仲裁委是一个公益性事业单位,靠财政发工资。
  而反映人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第十四条、第十五条之规定,益阳仲裁委应属于民间组织,但多年来重要岗位却被政府官员把持【益阳仲裁委主任彭建忠(现任益阳市人民政府常务副市长)、副主任王国保(现任益阳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杨光辉(现任益阳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蔡澍霖(中共益阳市委统战部副部长、益阳市工商联党组书记)】,已变成非法组织,故于2017年12月25日向湖南省司法厅提出撤销对益阳仲裁委的违法登记,这在全国尚属首例。2018年2月28日,湖南省司法厅答复天峰置业公司,其可以向相关部门反映或通过诉讼途径寻求司法救济。2018年4月4日,天峰置业公司以湖南省司法厅未依法履职为由,向湖南省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申请,而湖南省人民政府审查后认为其向湖南省司法厅提出的依法履职申请系信访事项,不属于行政复议受理范围,故予以驳回。2018年5月7日,天峰置业公司据此将湖南省人民政府诉至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将湖南省司法厅列为第三人,请求法院撤销湖南省人民政府撤销对其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的决定。2018年8月6日该案开庭审理,至今尚未判决。
  六、反映人天峰置业公司诉称:其向益阳市监察委举报了益阳仲裁委及相关人员涉嫌违法犯罪的行为已数月,但没有任何答复。笔者2018年11月13日前往益阳市监察委了解情况时办公室无人,电话询问得知全员外出培训去了。笔者将随后跟踪了解举报案的进展情况。
  七、反映人天峰置业公司负责人舒怡苏称:其2018年9月28日曾向益阳市税务局举报了朝阳建筑公司负责人罗树中以放高利贷为业,获取数千万元利息没有纳税,涉嫌逃税的问题,税务部门一直没有答复。2018年11月13日,笔者到益阳市税务局办公室了解情况,李主任电话了解了办案人员后的答复是:案件正在办理中,随后会将进展情况及结果告知举报人。对此问题笔者将进一步采访报导。
  八、结语
  调查报告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可是中国首例撤销仲裁委案并未结束,它引发的对仲裁委制度设计在实践中乱象的拷问也必将持续。
  同样没有结束的就是湖南天峰置业有限公司所面临的困境,它原本是益阳当地赫赫有名的民营企业,可是在两起仲裁案件之后便一蹶不振,再也难以有翻身的机会,它不仅要承担超出自身实力本不应该由它承担的的巨额赔偿款,它的创始人舒怡苏更加要在这条艰难的维权道路上负重前行,或许有一天便再也走不动而倒下。
  而那些涉嫌严重违法犯罪的人员何时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这就要看监察等相关部门的工作力度了。


  赤子杂志网社会观察频道
  王理乾 刘菲
  二0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联系电话:13808721160 王
  

抄呈:益阳市监察委主任李永军 益阳市常务副市长 彭建忠
     湖南省司法厅厅长 范运田  益阳仲裁委主任
     各界媒体

责任编辑:   来源:河南在线
 
Copy:上海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