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狂丁金华拉面馆落网

上海在线    
摘要:杀人狂丁金华拉面馆落网  “他到店里讨钱,说饿得很”  “拉面馆里有个人可像丁金华”  犯罪嫌疑人丁金华拉面馆里落网  坐在讯问室内偶尔微笑

杀人狂丁金华拉面馆落网


  “他到店里讨钱,说饿得很”
  “拉面馆里有个人可像丁金华”
  犯罪嫌疑人丁金华拉面馆里落网
  坐在讯问室内偶尔微笑,问起孩子他不再微笑,一个劲儿地叹气
  犯罪嫌疑人丁金华说,他准备步行逃往洛阳,因为迷路了才走到神垕镇。
  不少居民跑到派出所想看嫌疑人
  嫌疑人丁金华被抓时随身携带的物品
  “他到店里讨钱,说饿得很”
  “拉面馆里有个人可像丁金华”
  犯罪嫌疑人丁金华拉面馆里落网
  坐在讯问室内偶尔微笑,问起孩子他不再微笑,一个劲儿地叹气
  因为邻居与母亲争吵,在外做生意的儿子接到母亲电话,回家后大开杀戒。
  7月25日上午在驻马店和漯河连杀5人伤3人的犯罪嫌疑人丁金华,杀人后从漯河人民路劫持出租车逃跑。
  河南省公安厅向全省下发通缉令,驻马店警方设5万元悬赏通告。27日下午2点,嫌疑人在河南禹州神垕镇一拉面馆内被警方抓获。悬赏金兑现。
  昨日上午,记者再次赶到丁家采访。邻居都说卢老太这个母亲不合格,遇事不是熄火而是火上浇油,最终害了儿子,也害了更多家庭。而卢老太被民警带走调查回来后就一直后悔。
  郑州晚报首席记者 徐富盈 通讯员 张俊甫/文
  《许昌晨报》 牛书培/图
  1
  “他身强力壮,不像乞讨者,怪怪的,还戴着一副眼镜”
  7月27日10时08分,民警在平顶山市叶县洪庄乡王湾村一玉米地内发现了犯罪嫌疑人丁金华遗弃的涉案车辆(豫LT0123号出租车)。
  7月27日12时许,市民赵先生向110指挥中心举报称,他在神垕镇解放路一商店门口,看到一蓝衣男子“和驻马店的杀人凶手很像,口音也像是驻马店一带的人”。
  神垕镇派出所所长张相磊接到线索,立即带着4名民警赶到,但那名蓝衣男子不见了踪迹。
  报警人说,这名男子40多岁,头顶的头发稀少,一手拿着塑料袋一手拿着一个桶,到他们店里讨几块钱,说饿得很,想拿钱买吃的。
  报警人看到这名男子身强力壮,不像乞讨者,怪怪的,还戴着一副眼镜。
  “我没有给他钱,他就离开了。”赵先生随后站在门口抽烟,“突然我看到门前线杆上通缉令的照片,像刚才那个人。”
  2
  “拉面馆里有个人可像丁金华”
  听完报警人的讲述,民警一边向禹州市公安局通报情况一边在附近排查,但民警在附近街道上转了几圈都没有发现。
  张相磊回到所里再次联系报警人询问相关情况,并通知所有民警、乡综治办治安人员,沿街巷寻找。
  下午1点50分左右,110指挥中心接到市民刘先生报警:“解放路离派出所50多米的拉面馆里,有个人可像通缉令上的丁金华。”
  “左手小指缺一段,就是他”
  附近的10多名民警立即赶到派出所,半包围状走向面馆门口,只见一名蓝衣男子坐在靠墙的地方。
  “他戴着眼镜,略有谢顶,脸与通缉令上的丁金华非常像。”张相磊和4名民警立即围过去,“把他的胳膊死死拉住,问他是哪里人,他不说”。
  张相磊拉起男子的左手,“左手小指缺一段,就是他”。
  被控制的丁金华长叹一声。
  原来,通缉令上没有说丁金华的小指缺一段,而是在警务会上给所有民警补充了这一细节。
  他坐在讯问室内,偶尔微笑
  “我们立即把他带到派出所,同时给市局和省厅汇报。”回到派出所,民警对丁金华的随身物检查发现,塑料袋里装的是他的衣服,衣服内包着一把军用刺刀,非常锋利。
  民警在他的包里还发现他抢出租车司机的200多元钱。
  有钱为啥还要乞讨?丁金华说,他准备步行逃往洛阳,因为迷路了才走到神垕镇,担心身上的钱不够才乞讨。
  丁金华在神垕被抓获的消息立即通过网络传开。
  下午4点左右,不少居民跑到派出所想看嫌疑人,派出所门口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丁金华坐在讯问室内,偶尔微笑。
  “问起他的母亲,他没多说。问起他的几个孩子时,他不再微笑,一个劲儿地叹气。”民警说。
  下午5点左右,漯河和驻马店警方赶到把丁金华带走。
  张相磊说,悬赏的奖金,当天下午由驻马店警方向两位报警人当场兑现了。
  “邻里和为贵,儿子想打架,当娘的也要劝儿子啊”
  昨日,记者再次赶到高庄村。
  “倒粪的这片地据称是丁家的,但高家说这片地是高家的,从而引发冲突,卢老太叫来了儿子。”村民高先生说,“卢老太是远近闻名的‘叨叨嘴’,一件小事在她嘴里不停地说。”
  “是卢老太害了她的儿子丁金华,丁金华接着又害了这么多家。”高先生说,卢老太被民警带走调查回来后一直后悔。
  “这件事上,这个当娘的完全是火上浇油。邻里关系要和为贵,儿子想打架,当娘的也要劝儿子啊。”采访中,村民十有八九都指责这个当娘的不对。
  何以让丁金华酿成连环血案?诸多迹象表明,有关他杀人伤人的原因,并非坊间所传的“只因一担鸡粪”,而是与邻里积怨多年的宅基地纠纷有关。
  多名目击者证实,在他行凶前的半个小时,精赤上身的丁金华还曾向被杀者递烟,但半小时后,穿戴整齐的他在高家门口停车,掏出了尖刀。
  案情回放
  倒粪引发的邻里争吵
  高全发听见老卢骂了高赖孩几句,高回嘴说“掐死你”。老卢回骂他,说这是我的宅子(宅基地),我想倒就倒。
  7月25日早晨5点30分,年近七旬的高全发赶着去喂猪,走到高赖孩家门口的上坡路上,看见老卢在跟高赖孩吵架。
  70多岁的老卢是丁金华的母亲,她担了两桶鸡粪,其中一桶已经倒在高赖孩家院墙东侧的杨树上,正要倒第二桶,高赖孩上前把她的桶提开。
  58岁的高赖孩家位于高庄村东南角,门前是一条进村路,高说,附近几家村民常在他家门前路边端着饭碗聚拢吃饭,天入中伏气温太高,不让老卢倒粪,两人就吵了起来。
  “高赖孩该叫老卢嫂子。农村里当兄弟的开嫂子的玩笑很正常。”高全发说,两家在一个村里住了几十年,听上去两人都不是真吵架,老卢又是远近闻名的“叨叨嘴”,他也不以为意。
  高全发急着去喂猪,临走听见老卢说了句“不中跟俺华说”。
  一早就出门去位于漯河市一家工厂上工的高群海是当天早上7点49分接到的丁金华电话。
  丁金华在电话里说:“你大哥说要掐死我妈。”
  高群海是高赖孩的三弟,43岁;丁金华38岁。两个人自幼关系熟络,算是“发小”。
  百十来户的高庄村住着七八十户高姓人,丁家七八户,但两族并无矛盾,这次的小摩擦,高群海分析丁金华是找他“调和一下”。
  高赶紧打圆场:“都是街坊邻居的,没多大个事儿。要不我现在回村去,两家坐到一起说开了就没事了。”
  丁金华闻言也说:“是没多大事,你别回来了。”
  接到丁金华电话的,还有高赖孩的儿子高亚军。
  “他说他妈找不着了,现在他在我父亲的工地上要人。”高亚军匆忙从自己打工的地方离开,也赶往父亲上工的工地劝解,没找到地方,他回到村里去找老卢,最后在自家对面高俊发家找到了,随后给丁金华打电话打圆场。
  调解后尖刀酿连环血案
  满身是血的高亚军,冲到跟他家关系好的高富运家,对惊恐的高富运两口子说“快去救我妈,丁金华撵着杀我”。高亚军说完蹿进屋里将门反锁。
  丁金华回村找到母亲后,找来了同族的丁军华,后者比丁金华大几岁,是大朱村大队书记。
  几名在7月25日夜参与警方问讯笔录的村民称,大队书记丁军华自称“这件事我从头到尾都在”,他是被叫来调解矛盾的。
  当天上午11点,曾看见高赖孩和老卢吵架的高全发,在出门去菜园摘菜时看到,在高赖孩家门口,丁金华和高赖孩、高的儿子高亚军以及女婿张磊,站在一起,双方互递烟,他听到双方谈到“宅子”。
  高全发说,他看不出丁金华跟平常有什么不一样,双方都很平和,没有争吵。
  高全发说,老卢之所以在7月25日早晨跟高赖孩起争执,根儿上还是高家院墙东侧那块宅基地,两家曾为此闹得很厉害,后来经调解言和。
  事后躺在医院的高亚军说,当时聊宅子的事时,丁金华没什么过激表现,随后,丁金华说,就先这么着吧。
  10分钟后,换了短裤、穿了上衣的丁金华,开车路过高家时停了下来。
  高亚军看见有人叫丁金华,喊叫的人上了丁的车,没过一分钟,丁金华和后来上车的人双双下车,丁直接问站在门口附近的高赖孩,“他说你还是那么说是吧?”
  高亚军没听见父亲回答什么,看见丁金华朝站在一旁的姐夫张磊走去,张磊给丁递烟,未料丁直接一刀扎在张磊肚子上,丁的第二刀接着朝张磊的脖子袭来,退伍军人出身的张磊下意识挡了一下,刀还是划入脖颈,血当时就蹿了出来。
  站在旁边的高亚军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自己肋部和大腿就挨了两刀,“我拔腿就往西跑,跑两步发现我爸往东跑了,丁金华追着我爸砍,两人在那儿撕扯,跟丁金华一块儿下车的那个人和大队书记丁军华都在我爸旁边。”
  去菜园摘完菜回家的高全发,看到高赖孩的儿子高亚军捂着腰发疯似的往村北跑,路上鲜血淋漓。而高家门口,高赖孩和妻子、女儿高亚丽倒在泥地上,女婿张磊一手捂着脖子,一手捂着肚子,脖子上的鲜血蹿出一米多长。
  张磊试图打电话,两只手都不能松开,只好两个手指夹住手机,高全发听到他第一个电话是打给120的,第二个电话打给自己的母亲。
  急救人员赶到后,确认高赖孩及其妻女死亡,女婿和儿子受伤被送往医院。
  然而丁金华的疯狂并不止于此。
  一份警方的协查通报显示,丁金华在高庄村杀死3人后,又窜至漯河市,杀死两人、杀伤一人,劫持一辆出租车。据
  受害人说
  躺在病床上的高亚军一直流泪
  “他毁了多少家啊,怎么就有那么大的仇?”
  在高赖孩家门口的血迹每隔一两米就有一摊,已变黑色。
  有村民称,高家的女儿、女婿冤死了,“他们是来给高亚军送鱼饵的,亚军喜欢钓鱼。”
  多名村民称,为了女儿、女婿的到来,高赖孩的妻子专程跑到市场上买了只鸡回家。
  27日下午,躺在病床上的高亚军一直流泪,“他毁了多少家啊,怎么就有那么大的仇?”
  张磊至今不能说话。
  高赖孩家唯一完好的成人是高亚军的妻子刘瑞丽,她25日一早去修牙,躲过一劫。
  在高家门前的上坡路上,警方送还给她家里的钥匙,自25日下午警方勘验现场后一直锁闭的大门被打开,大门口、客厅门、厨房里血迹斑斑,刘瑞丽揭开炒锅盖,满锅炖好的鸡肉,汤汁已凝固。
  被劫持的出租车司机纪师傅
  “他突然拿出一把一尺长的军刺,让我下车”
  昨日,记者赶到漯河市召陵区人民医院,被劫持的出租车司机纪师傅就是在这里救治的。
  纪师傅说,当天刚过中午,他从人民路向东走,离大沙河不远时,路边有人拦车,他就停了下来。
  男子上车坐在副驾驶位置,纪师傅想向前走时,“他突然从腋下拿出一把一尺长的军刺,让我下车”。
  “我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对着刀不知该怎么办。他拿刀对着我的屁股就戳下去了。”纪师傅说,当时男子双眼发红。
  纪师傅立即下了出租车,先是去了漯河市第一人民医院,又在朋友陪同下去了召陵区人民医院。被刺的伤口缝了4针,并无大碍。
  后来纪师傅想,当时丁金华可能是想劫持他的车逃跑。
  警方称,刺纪师傅的军刺应该和丁金华落网后从他身上搜出的是同一把。
  昨日下午,记者从漯河市第二人民医院了解到,张磊被划伤了气管,正在重症监护室抢救;高赖孩的儿子高亚军腰部受伤,没有生命危险。

责任编辑:   来源上海在线
 
Copy:上海在线版权所有